读高中的时,寄宿在学校,每两周回家一次。应该是青春期的叛逆吧,再加上父母对我高考的期望,让我压力非常大,所以闲下来的时候我更喜欢独自在外面走走。

有次路过郊外一个新盖的工厂门口,看见门口整片的水泥路面中间竟然长着一簇绿的发亮的青草,当时内心涌起莫名的触动,跟被电到了没什么区别。

我想总有那么几棵草独自长在某个偏僻冷清的角落,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,挣脱苍白的,循规蹈矩的生活。

人的生命是无法被规范的,就像那株草,即使被周围的水泥围堵,依然会拼命挣脱。人是期待生活中有不同的体验的,期待进入不同的小圈子,彼此交流、分享。在这些圈子里,年长的人愿意帮助年轻人、年轻人渴望年长的人给予指导,他们在这个总结过去,发现未来。

角落会成为这样一个一个小圈子。